精彩小说

14.发水

连城雪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人的身价越高,就越不可能做多余的事。

????秦夜舟的来访让表弟嘴上说得轻巧,其实早已一石激出千层浪,逼得他竖起所有警惕提防。

????然而作为始作俑者,秦夜舟本人却是分愉快。

????他款款走出小区,便在豪车面前停步,对着守候着自己的冰山美男笑了下:“袁瑞,久等了。”

????冰山美男穿得比自家的老板还要一丝不苟,侧身拉开车门伺候他坐入,然后稳稳地扮演起司机的角色。

????车子很快驶离了令秦夜舟窒息的混乱住宅区,他摘下眼镜缓慢擦拭,嘲弄道:“那个私生子还是副没出息的鬼样子,坚持和姓沈的体育老师混在一起,能活得如此没觉悟也是少见,犯错误不可怕,不吸取教训就没救了。”

????“秦总,还是别这样称呼的好,说习惯了可能引起麻烦。”袁瑞半点表情都没有,像个稳定运转的精密仪器:“毕竟你大伯的财产多半要由他继承。”

????“他配吗?”秦夜舟犀利的眼眸闪过丝嫌弃。

????袁瑞忠心耿耿:“轻敌等于输掉一半,别忘记秦深已经杀掉了一个哥哥。”

????秦夜舟带上眼镜,也重拾起笑容:“这你也信?我表弟没那种魄力。”

????袁瑞抬起桃花眼看向后视镜:“不是牢都坐完了?有什么不信。”

????“傻瓜。”秦夜舟这般挪揄,然后吩咐:“先去公司开会,从美国飞落地就去瞧他,想必他正坐立不安呢。”

????袁瑞摇头后继续认认真真地开车,直到身边的老板陷入浅眠,才独自幽幽地叹出口气:“傻瓜?傻瓜……”

????——

????事实上,有沈牧陪伴秦深并不可能如坐针毡。

????他虽然因秦夜舟来示威而多想很多,但依然亲自哄着又发低烧的心爱之人睡下,之后终于悠闲出门,带着吴光去巡视牛河店。

????吴光办事麻利,早已把状况打探清楚:“沈哥好像在您入狱之后失去工作,就把房子卖掉做起宵夜买卖,幸好生意还不错,除了供沈歌读书外还有点积蓄,健康一直是问题,这两年身体比从前还差,基本上不看店了,不过那几个伙计算是有良心,规规矩矩干活,不怎么占沈哥便宜。”

????秦深叹息:“沈牧就是有那种本事,总能让身边的人喜欢他。”

????“谁喜欢都多余,有您就够了。”吴光笑眯眯地拍马屁。

????秦深果然龙颜大悦,拍过他的肩膀:“把齐律师给我约去,我有事要问他。”

????吴光手脚麻利,立即拿出电话联系凶巴巴的齐磊,结果片刻之后垂头丧气:“老板,他说要陪儿子,明日再拜访您。”

????“他有儿子?试管婴儿?”秦深疑惑。

????“……结过婚又离了,大家都知道,齐律师的前妻给他带了绿帽子。”吴光报告。

????秦深啧过,抬眼瞧见沈记牛河已到,便如入自家门般走进去。

????已然熟悉状况的吴光喊道:“陈胜,你起义的兄弟到了,赶紧找个座位。”

????正鼓捣凉菜的陈胜探出头笑:“哟呵,秦兄、吴兄!”

????秦深招招手,待他靠近便径直问说:“让你当几个月老板,你做得来吗?”

????小胡子瞬时虎躯一颤:“什么?深夜来访竟是为了篡权?”

????吴光无法忍耐地拳头招呼过去:“好好说话!”

????秦深叹息:“我想让沈牧轻松地调养下身体,他不应该再分心在生意上了。”

????——

????全然不知自己被胡乱安排的沈牧在家睡得很熟。

????直到午夜时分,忽感身后的单人床微陷,才迷糊地说:“干吗去了……”

????“帮你去打理下店。”秦深向往常那般用力搂住他:“下个礼拜就正式入职,没那么多时间寸步不离。”

????沈牧渐渐苏醒,叹息道:“最好不过。”

????秦深趁机把腿伸到他两腿中间,暧昧地亲吻他的后颈:“我知道你是口是心非,肯定半会儿也离不开我。”

????被闹过就没睡意的沈牧有点哭笑不得,回身狠揍一拳:“就不能消停一晚上吗?”

????“性/欲强也要挨打,我好委屈。”秦深在他面前根本不知廉耻为何物,坏笑地弯了下嘴角:“遇到不举的你才该生气吧?”

????沈牧接不上词,但瞧着朦胧月光中对方眼角的暖色,心又微软,竟然抚摸到他已抬头的下身:“打到你不不举信不信?”

????“不信,只求你能累吐我小兄弟。”秦深的呼吸不由随之粗重,拉过沈牧的睡衣领就深吻上去,暧昧地含住那柔软羞涩的舌尖,像是在品尝美味般纵情至极。

????说不出的暖自心中荡起一圈圈的涟漪。

????沈牧根本不记得,自己有多少个孤寂的夜独自在这角落里噩梦惊醒。

????而此刻,却再没有孤独寂寞。

????某种极为脆弱的贪婪控制住了目眩神迷的男人,致使他甚至开始觉得:其实只要能与秦深如此相守,便已不是最坏的结局,或许不该再为追寻真相而破坏平静。

????但,那真的对吗?

????——

????可惜沈牧的温柔没能维持多久。

????次日他被秦深诱骗出门买了衣服又逛床品,在偌大的商场累到腿快抽筋,才带着疲惫回归。

????没想未来的及开门,却听到里面响动奇怪。

????沈牧匆忙掏出钥匙拧动确认,瞬间就被满屋子流得到处都是的水惊呆了。

????不仅浴室和厨房遭殃,就连客厅里也一片汪洋,所有家具也都跟着泡得湿哒哒。

????秦深眨眨眼,主动承认道:“咦……忘记关水龙头了我。”

????“咦个什么!走时我检查过了!”沈牧从浴室里关掉大开的水龙头气恼:“是不是你派人来胡作非为搞破坏?”

????“这你就冤枉我了,就算我想胡作非为,也要去白家好不好?”秦深委屈地撒谎:“怎么样,损失严重不严重?”

????沈牧讲不出话抨击他。

????秦深挑眉道:“事已至此,就先随我去酒店避避难,短时间晾不干的,正好把这房子再装修下。”

????“之前不同意你装修,就变着法的耍阴谋诡计?”沈牧握紧拳头,眼看离爆发不远。

????秦深赶快带笑地退出门去:“别动粗,家暴的话,街坊四邻可都看热闹呢。”

????沈牧实在不知该怎么收拾这个任性的家伙,正犹豫时,却见齐磊的身影出现在走廊。

????齐磊同样意外:“这是怎么了?要在家游泳?”

????秦深眼瞧着沈牧拿自己没办法而得偿所愿,转身道:“你终于出现,等我料理好家事再跟你聊我哥。”

????“没家了!有什么好料理的!”沈牧皱眉往外走。

????秦深追着他:“别生气,我这就叫家政来收拾,你去哪?”

????“找我弟,他管我要户口本办护照。”沈牧甩开这家伙伸过来的手。

????秦深稍微安心,知道沈牧并没被自己不堪商量的恶作剧惹急,抬手示意等在外面的吴光跟随看护。

????齐磊对脚下积水极为无奈:“这你弄的吗?”

????“房子条件不行,房东都同意装修,偏他要省钱。”秦深摸出戒烟用的电子烟,吸了口才问:“昨天秦夜舟来看我,假惺惺地要干吗?”

????“确认你疯没疯,傻没傻,是不是还跟促使你入狱的人在一起。”齐磊淡声说:“他有从商天分,自己投资风生水起,也很受董事会信任,你别掉以轻心。”

????“看来他爸给我爸当配角,秦夜舟自己却演够了。”秦深眯着眼睛垂手说道:“这些人,没一个干净,我记得很清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