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29.进展

连城雪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身为同志, 沈牧这辈子是没什么机会养育后代了,但把沈歌照顾大, 为人兄为人父的感觉可是半点都没错过。

????原本他趁着受伤卧床、调查持续进行, 好不容易有几日休息时光。

????谁晓得没消停多长时间,沈牧又接到吴光火急火燎的电话:“沈哥、沈歌跑了!”

????“恩?”沈牧满头雾水。

????吴光咽了下口水重复道:“你弟弟、跟踪着警察跑美国去了!”

????“什么?”沈牧顿时没有继续享福的心情, 扶着腹部厚厚的纱布从床上猛坐起来:“你不是负责照顾他么,怎么会跑出国呢?”

????“他一直不愿意我跟着啊, 今天莫名其妙脸色好,叫我去买水果,结果等我回来他早跑没了影。”吴光郁闷道:“就在家里留了个纸条,说什么肯定要跟着夏队长找到证据。”

????“好吧, 我知道了。”沈牧头痛地挂了电话,发现弟弟的号完全拨不通, 便瞬时扯下正输液的管子下了床。

????结果他刚穿着拖鞋冲到走廊, 连和保镖纠结的机会都没有,竟迎面撞到一身华服的许伽子。

????许伽子很错愕:“你这是干什么,快回去躺着。”

????沈牧咳嗽:“我弟弟忽然去美国了,他年少无知, 我怕他出事。”

????“……真是不懂事。”许伽子当即决定,和身后秘书说:“齐律师不是这两天也要去吗,叫他顺便把那孩子带回来。”

????沈牧依然焦急。

????许伽子这几年变了很多,脸上美好的笑容早已烟消云散, 讲话也有了气势:“这个就听我的吧, 你除了亲自出马又能有什么办法, 就这幅身体状况,还不够添乱,到时候我儿子闹起来,事情只会越变越糟。”

????尽管情绪上无法接受沈歌的冲动,但沈牧也知道她说得没错,只能暂时保持平静等到秦深回来。

????许伽子又淡淡地说:“回病房躺下,伤口若裂开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院。”

????此时沈牧已感觉到腰腹隐隐作痛,唯有随她走入病房:“找我……有事?”

????“来探望下你,前两天太忙了,这你回九死一生,必有后福。”许伽子说着场面话,命秘书放下礼物便把跟班都赶了出去。

????无论如何,眼前的这位母亲都深爱着自己的儿子,沈牧从来也没苛求过她如何对待自己,淡笑:“希望能把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。”

????许伽子定定地打量他:“刚才我询问过医生,还好没被伤及要害。”

????沈牧苦笑:“说起这个也奇怪,讲些不好听的,如若我是那杀手,直接就往心窝子扎了。”

????许伽子顿时脸色微变:“别想得这么恐怖,以后身边多带几个保镖。”

????“我不习惯,出门小心些便是。”沈牧更熟悉的是她的拒绝,此刻看似亲切的劝说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。

????“不习惯也得习惯,你选择秦深的时候没考虑过这点吗?他不是个普通人,不可能陪你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人生。”许伽子侧头皱眉:“现在秦深的爸爸健康糟糕,没精力管他的感□□,这对你们来说已经算是好运气。”

????沈牧沉默,因为没兴趣争执而颔首。

????许伽子又道:“既然调查已经开始,不妨就把从前那陈谷子烂芝麻的细节都拿出来好好翻翻,我已经联系到些有用的证人,只要警察信的过,很快就会交出去。”

????“真的吗?是谁?”沈牧立刻追问。

????“等你出院再关心那些吧,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。”许伽子不愿透露:“看到你没大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
????她讲完这话,便毫不留恋地站起身来告辞。

????沈牧定定回视,心中像过了电似的,忽然问道:“这回捅伤我的人,到底是谁派来的?”

????——

????讲实在话,这几年对当事人不好过,对李茂这种东躲西藏的混蛋也很难熬。

????他原本拿着林恩之父林正道的钱在纽约逍遥过了段日子,可惜再丰厚的酬劳都禁不起挥霍,加之听闻秦深提前出狱,更是吓得惶惶不可终日。

????本来林正道答应继续保他平安,没想到岳坤从天而降,将蹲在新家中的他捉了个正着。

????李茂无妻无女,在这种情况下接受秦深的酬劳,将当初的亏心事坦诚出来似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????可惜沉寂七年的警方再次介入,把这点希望的小泡泡都戳破。

????坐在纽约市某间警局的审讯室里面,李茂吓得六神无主,他等了半晌等来位意气风发的亚裔警察,赶快用英语哀求:“你们抓我干什么,我是冤枉的!”

????这警察正是远道而来的夏实,他讲出淡定的汉语:“还没说哪件事,怎么就冤枉了?”

????李茂目光游离。

????夏实直说:“别盼着林家能够保释你了,我手中有你跟岳坤所有对谈的录像,也就是有充分的证据怀疑你,曾在七年前的碎尸案中窝藏重要证据,就算你现在不跟我坦白,那些录像一样是呈堂证供。”

????都已经到美国了、成了美国人,谁都管不了才对……

????否则那个近乎痴狂的沈牧早就满世界闹了……

????现在是什么情况……

????李茂心跳越来越快。

????夏实目光犀利、身体前倾:“讲实话,你是个懂得投机取巧的聪明人,不会没想到有可能到今天这步吧?林正道不是神,他只是护女心切,又怎么可能永远让你吃喝不愁、平安无事呢?”

????李茂终于慢慢和他对视上:“你到底是是谁,想说什么?”

????“忘记自我介绍,我叫夏实,是一名中国刑警。”夏实弯起嘴角:“我想说,你应当给自己留了后手,而这后手,就是现在能帮助你自己的唯一方法。“

????李茂当然没这么容易说动,皱眉回忆自己在极度害怕时到底跟岳坤讲了什么。

????是的,他帮林家去找过秦风桥的手机,说是那里面有死者和林恩小姐的床照、害怕被曝光。

????这件事瞒着警方害怕被质询,才收了钱和绿卡溜到美国逍遥……

????即便被美国法庭判了,会有很重的罪吗?

????夏实接触的嫌疑犯实在太多,当然明白这家伙心中所想,淡笑说:“如果你不愿意配合,我不介意叫人带你参观下纽约的监狱,绝对比你在电影里看到的更刺激,好好考虑下,我明天再来。”

????说完他就站起身来,朝李茂嘲弄似的敬了个礼,便带着笑离开房间。

????——

????沈歌学的幼教专业,在双语的私立幼儿园上班,英文自然不成问题。

????不过他这次鲁莽跑到纽约还是有点害怕,电话也不敢开,整天追着夏队长乱跑。

????若不是岳坤好心收留,这年轻人恐怕连自己该住哪里都不知道。

????这天夏实刚离开当地警局,就又被捧着饮料的沈歌拦住。

????沈歌笑嘻嘻地说:“您辛苦啦,见到李茂了吗,情况怎么样呀?”

????夏实挺无奈:“这种事怎么能透露给你?还是早点回家吧。”

????“不用透露给我,直接告诉我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。”沈歌很雀跃。

????“还在等他反应。”夏实已经坦诚到极限。

????沈歌点点头,硬把可乐塞给他:“那个,有什么能让我帮忙、跑腿的,什么都可以。”

????夏实无语地带上墨镜:“……没有。”

????沈歌沮丧:“那、那……”

????夏实认真劝说:“跨国办案本就很麻烦,任何时候带着你都不符合规定,难道你想惹祸搞坏流程、害拿到的证据不能用吗?”

????沈歌摇摇头。

????夏实问:“那你跟着我干吗?”

????“本来……您大概也知道,我哥为这个事找了警察好几年了,除了刘巍会安慰他以外,基本上没人理。”沈歌低下头道:“一个月以前我想都不敢想会重新开始调查,这可能是我哥最大、也是最后一次希望了,我害怕他失望啊,现在他受那么重的伤躺在医院不能动,作为他唯一的亲人,我总该出点力才对。”

????“我也有个亲妹妹,我理解你们之间的感情。”夏实平静道:“但是你出力的方向错了,我办过那么多案子,没有几件是因为当事人家属的努力破案的,对我们警方信任与不干预其实比什么都重要,而且你这回来,仅仅我就接过你哥哥两个电话,打听关于你行踪的事,别人那里呢?想必他都问疯了吧?”

????沈歌明白他说的一点都没错,更显得无精打采。

????夏实道:“好了,我还要去找林正道,你别再跟着我了,一会儿齐磊律师会来接你。”

????沈歌默默点头:“嗷。”

????“说曹操曹操就到。”夏实指了下前边马路,马上挥手道:“再见。”

????沈歌回头看到西装革履的齐磊刚拎着个公文包从量轿车上下来,立刻心虚想逃。

????可惜齐磊三步并作两步地靠近:“站住!”

????沈歌眨着大眼睛在原地等他,露出讪笑:“我哥怎么样……”

????“还记得你哥?现在就给他电话报平安。”齐磊把自己的手机举到他面前,忍不住讥讽:“真不知道你是想当神探,还是瞧上人家夏队长了,真是能折腾。”

????“你说什么?我是直男!”沈歌握拳强调。

????“值不值我就不清楚了,讲实话夏队长有爱人,你不知道吗?”齐磊不理他,立刻就帮这家伙拨通了沈牧的号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