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有1482人读过此书... 已写7124094字... 此书已完成(阅读全本小说) " /> 第十集 第十三章_精彩小说 qq发红包群号码多少

精彩小说

第十集 第十三章

六道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十三章

????唐寅走进殷柔的寝宫,守门的侍卫非但不敢上前阻拦,反而还齐齐施礼问安。

????正在已是春天,殷柔寝宫的院内开满桃花,举目望去,粉红一片,微风吹过,花瓣漫天飞舞,煞是迷人。

????唐寅穿过院落,来到房门前,侍奉在外面的侍女们急忙齐施万福。唐寅点下头,问道:“公主可在房内?”

????“是的!大王!奴婢这就去向公主禀报。”说着话,一名宫女要转身进去。

????唐寅摆摆手,把她拦住了,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说着,他直接走进房内。

????公主寝宫,在未经禀报的情况下唐寅直接进入,这已不是失不失礼的问题,若是深究,可以直接问罪。但侍女们都是风人,尤其是侍侯殷柔的宫女,基本都是唐寅令人挑选出来的,她们哪里敢拦阻唐寅,而且这种事情她们已见怪不怪了。

????等唐寅看到殷柔的时候,她正站在内室的窗台前,目光迷离的看向窗外,默默发呆。唐寅没有马上说话,也没有走上前去,而是斜靠着房门,默不做声地看着殷柔。

????正如殷谆所说,殷柔已到了适婚的年龄,不仅身材变的高窕修长,越发玲珑有致,就连气质也成熟了许多,唯一没有变化的是她那绝美的容颜,依然精美绝伦,找不到哪怕是一丁点的瑕疵。

????无论与殷柔相识多久,共处多久,每次见到她时,任谁都会忍不住生出惊艳之感。

????殷柔在想事情,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,唐寅则在想殷柔,看着她发呆,两人一个站在房内,一个站在门口,谁都没有说话,时间在宁静中慢慢流逝。

????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春风从窗外吹进,同时还卷进来数片花瓣。花瓣拍打在殷柔的脸上,使她惊醒,唐寅也从愣神中恢复过来,他缓缓走上前去,伸手把落在殷柔发丝上的一片花瓣摘掉,同时柔声问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????殷柔身子一震,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恍然发现房中多出一人,而且正是她想念的那个人。只有片刻的手足无措,很快殷柔就从惊讶中镇静下来,她含笑问道:“寅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????“有一会了。”

????“怎么不叫我?”

????“看你在想事情,不忍心打扰你。”唐寅靠近殷柔,即便后者较之以前长高许多,但在唐寅面前,依然显得娇小,头顶只到唐寅的耳垂。他低下头,嗅着浸人脾肺的发香,又问道:“你还没说在想什么呢。”

????殷柔玉面微红,不自然地别过脸去,低声嘟囔道:“不告诉你。”

????见她这副娇羞的模样,唐寅开怀而笑,厚着脸皮问道:“不会是在想我吧?”

????殷柔没有回答,不过更加绯红的面庞已告诉唐寅他猜的没错。

????这样的答案令唐寅心中又暖又甜,他拉着殷柔坐下,问道:“今天怎么没去灵武学院?”

????殷柔可是风国灵武学院第一批学生中的一个,可惜她并没有修炼灵武的天赋,在灵武学院学习了一阵子,新鲜感渐渐变成了枯燥乏味,加上围绕在她左右的学生也多是些攀权附贵之人,殷柔到灵武学院也慢慢变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

????因为她是帝国的公主,其身份比唐寅这个外姓王公都要高贵,学院方面也不敢约束她什么,就连那么死板的学院院长张秀也是睁只眼、闭只眼。

????“灵武学起来好无趣啊!”殷柔半认真半撒娇地说道。

????是很无趣,但它可是克敌制胜的法宝。唐寅并不强求殷柔,含笑说道:“柔儿想学就学,不想学不去也罢。”

????在唐寅的话音中殷柔能感受到他的体贴和宠爱,心中顿觉一阵温暖。沉默了片刻,她话锋一转,问道:“听说,你要去贝萨,迎娶贝萨的公主?”

????唐寅多少料到殷柔会问及这件事,他慢慢点下头,说道:“风国要援助提亚,与杜基交战,如果贝萨站在杜基那一边,对风国极为不利,争取贝萨最好的手段便是联姻,此次去贝萨迎娶肖娜,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”

????“肖娜?”

????“就贝萨的公主。”

????“哦!”殷柔轻轻应了一声,然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问道:“你以前就认识她吗?”

????唐寅并不隐瞒,坦然道:“是的,当初我起兵讨伐钟天的时候,贝萨有增援我数万铁骑,当时肖娜正是这数万贝萨铁骑的指挥官。”

????殷柔听后,心中的担忧更加深了,原来他们不仅相识,而且还并肩作战过,之间的感情想必也非比寻常。她低声道:“她……漂亮吗?”

????唐寅对感情再迟钝也明白,当一个女人这么问的时候,必须得小心翼翼的回答。他想也未想,说道:“肖娜公主远不如柔儿漂亮。”这是唐寅的实话,在他心中,殷柔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,殷柔的地位,也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取代的。

????并不知道唐寅这话是出于真心还是是假意,不过殷柔的心里还是因为他的话舒服了许多,身为公主,殷柔对联姻的事看过的太多太多,也明白唐寅未必是真心想娶肖娜,而是迫不得已。她沉默了一会,又问道:“那她……她……”

????殷柔支支吾吾半晌,也没说出下文。

????唐寅不知道什么事让殷柔如此难以启齿,他柔声说道:“她什么?”

????“她……会成为你的王妃吗?”谁会成为唐寅的王妃,或许说殷柔日后能不能成为唐寅的王妃,这不仅是殷谆最关心的问题,也是殷柔极为关心的。

????唐寅面色一正,直视殷柔,说道:“很久以前我就说过,我的王妃,我的妻子,只有一个,那就是你,不会再有别人。”

????殷柔吸气,这还是唐寅第一次在她面前明确的表明要娶她为王妃,她心里又喜悦又甜蜜,被浓浓的幸福感所充满。长年深宫的礼仪使殷柔未把心中的狂喜表现出电脑访问来,表情依然平静,她压下兴奋,问道:“肖娜贵为一国之公主,她怎肯做嫔妃?”

????唐寅说道:“我会立她做夫人。”

????殷柔一愣,不解地说道:“可是你已经有三位夫人了。”

????唐寅蛮不在乎地说道:“规矩都是人定的,自然也可以变通,多一个夫人少一个夫人,没那么重要。”

????按照当时的礼法,王公的夫人应为三人,但唐寅就从来没在乎过这些礼法。

????听他这么说,殷柔也笑了,脸上的忧郁之色一扫而光。见唐寅来了许久还在干坐着,殷柔说道:“我让人送些茶点过来。”

????在殷柔的知会下,没过多久,宫女们送上来九盘点心和一壶花茶。唐寅和殷柔边吃边聊,其乐融融。

????与殷柔在一起时,唐寅总会不知不觉的忘记时间,当他意识到自己呆的时间太长时,已是天近傍晚,这时候,即便唐寅也不好继续留在公主的寝宫,毕竟这关系到殷柔的名节。他恋恋不舍的起身告辞,殷柔送他出寝宫,临走前,殷柔问道:“寅,你哪天起程?”

????唐寅想了想,说道:“若不出意外,三日之内便要动身。”

????“哦!”殷柔轻轻应了一声,落寞的表情在脸上一闪即逝,而后淡笑着说道:“路途遥远,路上务必要多加小心。”

????唐寅抬起手来,轻抚殷柔的脸颊,点头道:“我会的。”说完话,他收回手,再未耽搁,大步而去。他怕自己再呆下去,会忍不住不想离开。

????出了皇宫,唐寅回到自己的王府,进入书房落座还没多大一会,外面便有侍卫近来禀报,程锦有急事求见。

????唐寅一怔,扬头说道:“让他近来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时间不长,程锦急匆匆走近来,到了唐寅近前,先是拱手施礼,而后低声说道:“大王,关押在大牢里的两名刺客……都死了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唐寅闻言,立刻挑起眉毛,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都死了?怎么死的?”

????“经过检验,已证实是中毒身亡。”程锦垂首答道。

????“中毒死的?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?”唐寅话音刚落,立刻又接道:“定是狱卒中混有逆风流的奸细,在刺客的饭菜中下了毒,程锦,你立刻派人,把所有狱卒都给我控制起来。”

????程锦忙道:“属下已经办了,不过,狱卒当中惟独缺少了今日中午给刺客送饭的那人。”

????如此来看,事情已经很明白了,失踪的那名狱卒十有便是奸细。唐寅皱着眉头问道:“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总之,把这个人给我揪出来。”

????“是是是!属下刚刚已派人去查找,应该很快会有消息。”

????程锦话音刚落,外面的侍卫又走了近来,先是向唐寅施礼,而后小声对程锦说道:“程将军,外面有暗箭的兄弟要见您。”

????闻言,程锦眼睛顿是一亮,说道:“大王,定是有消息了。”

????“快让他近来。”

????“是!大王!”

????侍卫应了一声,快步走出,而后,带进来一名身穿便装的壮汉。大汉近来后,分向唐寅和程锦插手施礼,接着说道:“将军让属下查找的那名狱卒已经找到了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????“只是什么?”

????“只是此人已经死了。”